一只孽

微博@一只孽w/主萌狗崽 酒茨 荒连 喻黄 叶蓝/其他cp也吃 杂食类

全垒打·二垒

【二垒】

这是一个平凡的夜晚。
不会有人注意到酒吧案上一个空净的杯子,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旁边另一个盛着桃红色液体的酒杯无人认领。

对妖狐来说,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。跟一个陌生人开房,妖狐不止做过一次。但是带一个陌生人回家.....

妖狐承认这个男人确实长得过分好看,只是那张薄唇在他耳边吐出“想去你家”这四个字,他就浑身一颤,无法拒绝。真是美色误人。

而这个让他色令智昏的男人现在正好整以暇的躺在他的床上,用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,眼神里的情欲赤裸裸的让妖狐这个久经情场的老手都有些面红耳赤。

大天狗本来只是想调戏一下妖狐,没想到他真的把自己带回了家。看上去倒真像是个随便把别人带回家的主儿。大天狗看着妖狐纤细的腰臀,不由得有些烦闷。

“现在可以吻你了吗?”

这个人真是....这么想接吻吗....妖狐有些奇怪于大天狗的执着,脑子里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大天狗不知道妖狐在外面捣鼓了什么。妖狐进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盘樱桃,颗颗圆润饱满。

“吻技过关,就让你吻我。”

大天狗看见那盘樱桃就明白了妖狐的意图。用舌头把樱桃梗打成一个结,便是过关了。

“不如你示范给我看。”大天狗不动声色的把球踢了回去。

妖狐挑眉,仿佛知道他要这么说似的,挑了颗中等大小的樱桃放入了口中,缓慢的跨坐在大天狗的身上,似乎是想让对方看的更加清楚。

大天狗看不见妖狐的舌头是怎么在口腔中动作,只能听见“噗呲噗呲”的水声,那一双唇上下摩擦,泛着诱人的红,嘴角溢出的津液滴在自己的衬衣上,大天狗的喉结不自觉地滚了滚。

妖狐伸出舌头,一个打好的结乖巧的立在舌尖上。“该你了。”妖狐吐掉樱桃梗,舔了舔嘴角的汁水。

大天狗随意抓起一个樱桃丢进嘴里,握住妖狐细腰的手稍稍使力,妖狐便趴在了他身上。

敞开的领口依稀可见比樱桃还要红嫩的乳珠,大天狗顿时觉得口中的樱桃失去了甜度。索性便按住妖狐的后脑吻住了肖想已久的红色唇瓣。

“唔...”妖狐来不及惊喘,樱桃柔软的果实便已传入他口中,大天狗的舌头也随之而至,在他口中拨弄着果肉,樱桃汁液从两人胶合的唇缝中流下。

“好甜。”不知说的是樱桃还是妖狐。

成结的樱桃梗不知道被大天狗丢到了什么地方,妖狐泛红着眼角,觉得不够,抓着大天狗的脖颈再度吻了上去。

评论(4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