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孽

微博@一只孽w/主萌狗崽 酒茨 荒连 喻黄 叶蓝/其他cp也吃 杂食类

倾情【一】


狗崽
古代abo
将军A狗x皇帝O崽
【注意有书翁客串】不吃天书 只吃狗崽
【R18预警】虽然这章刹车


「一」

“将军平身。”

“谢陛下。”大天狗起身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皇座上的人。自己出征半年多,他竟清瘦了不少,不过巴掌大的小脸倒是越发的令人着迷。

“将军征战半年,捷报频传,朕心甚慰,今日凯旋而归,回去好好休息半日,待明日的接风宴,朕再行封赏。”妖狐右手撑着下巴,左手在龙椅扶手上敲了三下,“无事,便退朝罢。”



“将军!”大天狗刚走出殿外,就听见后面有人唤他。回过身,一股浓浓的坤泽气味涌入怀中,大天狗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。

“丞相,何事?”

书翁略显尴尬的站在原地。“将军....半年来....可好?”

“甚好。”大天狗自动忽略书翁眼中滚烫的痴迷目光。“丞相一身坤泽气味,还是早些回府罢。这次若是发生什么,我可不一定能救下你了。”

书翁脸一红,想起十年前自己雨露期差点被人轻薄。那个时候大天狗也是今天这般,凯旋而归,一身戎装,将他护在怀中。
向他道谢时,他摘下头上的盔甲,那是一张十分英俊的脸庞,与传闻中的暴烈冷酷完全不一样。
书翁承认,那一瞬间,他的心跳的飞快。
坤泽走到如今这步却是难得,现如今自己已是当朝丞相,终是可以与他并肩而立。

“丞相若无要事,我便先走了,陛下还等着。”

“陛下何时....”召见的你......后半句话梗在喉头,那人已走远,只有鼻尖还萦绕着刚硬的乾元气息。


「二」

大天狗走进内殿。

“将军怎么来了?”

明知故问。大天狗没有回答。

在龙椅扶手上敲三下是妖狐与他约定的信号。

“方才见将军与丞相聊的很是开心,正巧,前几日有几个折子,道将军为国耽误多年,要朕给将军赐一门婚事,挑选温良的坤泽。朕倒觉得将军与丞相般配的很。”这番话说的有些云淡风轻,妖狐却始终在观察大天狗的神色,正好对上大天狗上挑的眉角。

“臣不知与丞相何处般配。”

“同是位高权重的大臣,丞相又是极其优秀的坤泽,况且,早就听闻将军对丞相有恩,丞相有情,以身相许又如何?”

“论地位,”大天狗嗤笑,向前走近一步,“何人比得上陛下?”

“论身份,陛下真的忘了自己也是坤泽?”大天狗再近一步。
妖狐抿唇,他是坤泽这件事只有贴身服侍的人和大天狗知晓,他人只知皇帝陛下是个无特殊气味的中庸。世人皆道坤泽只是生子工具,破格提拔书翁已是颇受争议,若被知晓一国之君竟是个雨露期承欢人下的坤泽,岂不沦为天下人的笑柄。

“论情意,”大天狗执起妖狐的左手按在自己的左胸口,“臣对陛下有情,陛下怎会不知?”那么多缠绵悱恻的夜晚,那么多情意绵绵的床第细语。

妖狐被拥入温暖的怀中,头顶落下一声叹息。
“臣知这条路不易,但臣不要他人的以身相许,只求一个两心相悦,情深意重,陛下可许得?”

“将军所求,亦是朕所求。”妖狐抱紧大天狗,贪婪的呼吸着乾元的气息。

怀中之人散发着越来越浓的坤泽气息,甜腻的味道冲入鼻腔,大天狗嗓音沙哑,“陛下可是雨露期.....”

“嗯...”妖狐嗫嚅,耳尖红成一片。“将军,想你....”

评论(14)

热度(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