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孽

微博@一只孽w/主萌狗崽 荒连 喻黄 叶蓝/其他cp也吃 杂食类

无题(狗崽&荒连)8

好久不见.....

emmmm

最近没想好新的坑

所以填旧坑啦

前文多r18我现在不想开车啦qwq



前文:【1】  【2】  【3】  【4】  【5】  【6】  【7】


8

大天狗摸了摸自己的眼镜,想到了早上趁自己睡着偷偷摸摸溜走的妖狐,不自觉的勾起嘴角。


自己的小东西竟然就这么跑了,还得捉回来好好调教一番。


大天狗看着桌上妖狐的详细资料的亲属一栏,扶了扶眼镜,一个电话打给了荒。


“什么事?”那边的荒抱着累极而眠的一目连一脸餍足,语气听上去也十分愉悦。


“一目跟你在一起?”大天狗的语气倒是听不出情绪。


“怎么?你吃醋?”荒在电话那头不自觉地挑眉。


“我想你误会了什么。”大天狗低声笑了,“特地打个sex call给我,以为我听不出来吗?”


“那又怎样?他是我的人。”


“我的秘书就这么被抢走了,这个损失,荒总裁不打算赔偿一下?”


“连归我,你想要什么?”


“你的秘书,三尾。”


“你还真是不客气,挑了一个我最得力的助手。”


“一目也是我最得力的助手。”


“好,我会让人事部去安排。”


“不过一目的事情,你最好还是让他自己做主。”大天狗好意的提醒。


“他的事情当然我做主。”荒掐断了电话。


一目连醒来听到的就是这句话。“你凭什么做主?”语气冷的不行。


“连...”荒把脑袋埋在一目连的胸前撒娇般的喊他。


“你!”一目连拿他这种孩子气的模样没有办法。


“我爱你,想和你在一起,想天天都能看见你。”


一目连怔住,原本准备推开荒的手轻轻摸了摸他宝蓝色的头发,没有再反驳。 


荒察觉到一目连沉默的妥协,笑着抱紧了他。“连,我爱你。”


罢了,就让自己沉沦这一次吧。一目连想。


Climax—下(abo)

最近看了一个虐的要死的故事
怕是一个甜字都写不出来了
你们有什么想看的车吗
这篇完结我似乎没什么想法的样子
沉迷虐死无法自拔qwq

这是一辆甜不起来的车

https://m.weibo.cn/6290067006/4131607009381202

Killer【9-10】完结

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qwq
完结篇r18预警
好啦短小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9

“没想到你这么喜欢自作多情。”妖狐按下心底的慌乱。

“自作多情?”大天狗嗅了嗅妖狐身上的气味,“你身上,一直都是同一种香水味。”

妖狐愣住,自己竟然没注意过这个细节。

“故意喷女人的香水,想惹我吃醋,对不对,妖狐?”大天狗的嗓音带着低沉的笑意。

“是谁连续一个月跑来艳猎我,和我做爱?”大天狗眼眸死死盯着妖狐,“你的身体对我这么有感觉。还说你不喜欢我?”

妖狐难堪的闭上眼。

“是我自作多情。”以为你至少也会有一点喜欢我。

妖狐把枪收进袖口。
“是我心甘情愿被你利用。”妖狐站起来,脸色惨白,眼角发烫。“那么用完了,可以丢了吗?”到头来,满盘皆输的人竟然是自己。

“大天狗,我不会杀你,也不会再来找你。”

妖狐决然转过身,心口疼的发紧,手腕却被狠狠拽住,力道大的要捏碎骨头一般。

大天狗把人扣进怀里,恶狠狠的看着他。

“我以为我们是两情相悦。”

妖狐整个人呆住,还没从自己的一厢情愿中回过神来。

“我的暗杀,是我让酒吞发的,只是为了见你。”大天狗凑过去温柔的亲了亲妖狐的唇。“我爱你,妖狐。”

“啊?”妖狐以为自己幻听了。

大天狗人生第一次告白竟然被对面无视了,他又好气又好笑,妖狐呆愣的模样倒是和平常很不一样,少了些妩媚,多了些可爱。

“看来话你听不进去,那我们用做的。”


10
一辆小甜车

https://m.weibo.cn/6290067006/4130393278486795

嘿嘿嘿一张图总结一下最近的口味
明天完结killer
还是舍不得虐我们家小狐狸(/ω\)

Climax(abo)【上】

【R18全文预警】

双A(私设成山)
双向暗恋
ooc
军队背景
大概是一个下属想x上司的故事

【坑好多我们慢慢填吧...】

关于名字:今天新学的单词....非常的棒....笑容突然变态....看名字就知道整篇都是车啦


1
“报告长官!”大天狗清冷的声音从门外穿来。

“进来!”

大天狗一进门就闻到空气中异常浓密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,那是独属于妖狐的玫瑰香气。

alpha之间强烈的竞争本能导致大天狗不自觉的散发出自己信息素,与妖狐的玫瑰香气对峙。


大天狗着迷的看了一眼坐在桌后的妖狐,拿出文件。

“确定不留在军部了?”妖狐接过文件,摸了摸鼻子,这是怎么了,怎么感觉到来自对面这个alpha的强烈信息素的味道。

“嗯。”大天狗低头,就看见妖狐白色军衬领口下若影若现的一小块锁骨。“我想结婚了。”

“嗯?找到了心仪的omega?”妖狐看着这个从新兵开始就跟着自己的部下,手中的笔转了转,还是没落下,“结婚的话为什么非要离开军部?”

“因为他很特别。”军部规定了不能和上级恋爱啊。大天狗盯着妖狐的眼睛似笑非笑。

“嗯。”妖狐不自然的别开眼,略过心里一丝不悦,在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“出去吧。”妖狐感觉到大天狗释放的信息素开始逐渐压制自己,略感不适的揉了揉太阳穴。

“长官....”大天狗发现空气里的信息素味道似乎有点不对。

“出去!”妖狐厉声道。

啪的关门声响起,妖狐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。

易感期到了。

妖狐的鼻尖还残留着大天狗信息素的味道。

同为alpha,妖狐竟然不排斥大天狗的信息素,反而全身酥软。

想要....
妖狐这样想着,手摸到了下面。

“嗯....”妖狐揉搓着自己的硬挺,舔了舔唇。“大...大天狗....”

为什么会对一个alpha动情呢?妖狐绝望的想。低喘着加快了手上的速度。

突然一声敲门声。

“报告长官!”大天狗?

“别...别进来!”妖狐努力放低自己的声音。

门外的大天狗拿着抑制剂,感觉妖狐声音不对,立刻推门而入。

“啊....”听到开门声的妖狐被刺激瞬间达到了高潮。

Killer 【8】

我竟然两发没开车 自己都不信(/ω\)

8
“尽快解决掉他。”大天狗吩咐旁边的人。中年男人离开包厢,大天狗露出嫌恶的表情。

早在对方开始意淫妖狐的时候,大天狗就恨不得把他捏碎,这些人拼了命的想找到自己的弱点,连艳猎者这种信息都不放过。

想动我的人?

妖狐,大天狗情不自禁弯了唇,自己什么时候都把他当成自己的人了。

鼻尖划过一丝熟悉的香味,大天狗抬眸。

“妖狐。”声音喑哑。

面前的人穿了一身女性的服务生制服,胸前的扣子只扣了两颗,裙子只刚好遮住他挺翘的臀,白皙修长的双腿套上了黑色的丝袜,脚上还踩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。

大天狗的眼神灼热,下腹的火也烧了起来。周围的人知趣的离开,锁上了门。坐在沙发上的大天狗将妖狐揽入怀里,妖狐双腿微张,双膝跪在大天狗腿两侧。

“穿成这样是要勾引谁?”

妖狐一双勾人的桃花眼弯起来,极其挑逗的挑了挑眼角,弯下上半身整个贴在大天狗的胸膛,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嘴角。

“你说呢?大天狗先生。”言语带了些微微的讽刺,妖狐在心里冷笑,手上的动作却越发惹火。右手抵着大天狗的胸膛,左手隔着裤子按揉着大天狗火热的部位。

“嘶。”大天狗左手揉捏着妖狐的臀,右手勾起妖狐的下巴,含住他的唇吸吮。

“唔。”妖狐眼角泛着春情,心里懊恼身体竟然有了反应,右手却丝毫没含糊,袖管里滑出一把袖珍手枪,枪口牢牢抵着大天狗的胸口。

“你要杀我?”大天狗看见妖狐眼底狠戾的杀意。

妖狐心里发颤,手却未动一分。

“你不过是我的猎物,我不过是你的泄欲工具。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
“各取所需?”大天狗似乎有些好笑的念着这四个字。

“妖狐。”大天狗左手带着妖狐拿着枪的右手往左偏了几分,“这里才是心脏,朝这儿开。”

妖狐扣着扳机的指尖开始微微颤抖。

“你什么意思!你以为我不敢开枪?”妖狐愤怒的瞪着大天狗。

“你杀不了我。”大天狗眼里划过一丝得逞的笑意,“妖狐,你爱我。”

妖狐似乎听到自己心脏破裂的声音。
你完了,妖狐。


Killer【6-7】

前文链接:【1-2】   【3】   【4-5】

感觉又要....延更一万年qwq


6

三尾右手夹着烟,嘴里吐着烟圈。


“又去艳猎?”


“嗯。”妖狐往身上喷着香水,刺鼻的气味让三尾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

“你艳猎就艳猎,什么时候染上了喷女人香水的毛病?喷这么多,味道太重了。”三尾摇了摇头,“你最近艳猎频率下降了?一个星期才两三个?”


“嗯,有点累。”妖狐低头心虚的说。其实这一个月他都只艳猎了一个人,而且还没成功,也不想成功。


“诶,听说有人不怕死的接了大天狗的暗杀,你知道是谁吗?”


“不..不知道...”妖狐眼神飘来飘去,似乎在想些什么。


“走走走...我们去凑个热闹....”三尾推着妖狐出去。


可是要艳猎他的是我啊....妖狐撇了撇嘴。



7

三尾拽着穿着女服务生制服的妖狐潜入一间包房,大天狗正在那里和别人谈生意。


“听说大天狗先生最近被人盯上了?”对方是个中年男人,眼泛精光,似乎不是什么好惹的家伙。


“没有,不过一个艳猎者而已。”大天狗不动声色的回应。


“哦?不过听说大天狗先生对那个艳猎者倒是留意得很?”


“艳猎者对我来说,不过是个泄欲工具而已。”大天狗眼中带了丝轻蔑的笑意,“这一个,不过比那些好用一些罢了。”


“这样说来,”对方舔了舔嘴,“我也想试试。”而后两个人一起色情的笑了起来。


妖狐愣愣的呆在原地,灵魂似乎被抽空,脑子里全是大天狗刚才的话语,震的他脑壳胀痛。


三尾在一旁不屑,转过头看见妖狐脸色惨白,眼神冷的不像话,嘴唇被他死死咬出了血痕。


“你怎么了?”妖狐摇摇头,忽略心口微微的刺痛,眼神示意三尾离开,他怕自己一冲动,忍不住冲上去捅那两个人几刀。


泄欲工具?


妖狐舔了舔嘴角的血丝,冷笑着,眼里透着凶光。


大天狗,你等着。




Killer 【4-5】

有r18


4
大天狗很久没有见过艳猎者了。从前他只是怀着戏弄的心思,与他发生关系后任务失败,那一瞬间的挫败表情让大天狗十分的爽快。艳猎者这种东西他向来来者不拒,对他来说,跟419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,反而他很享受,这种征服的快感。

但妖狐不同。妖狐的出现让大天狗失去了以往的游刃有余。从前他对待情人是温柔细腻的,但是对妖狐他无法控制自己血液里的暴虐因子,或许是因为妖狐嘴里的BloodyMary太美味,又或许是他整个人都带着一种血腥的诱惑,让大天狗一度失控。

如果他再来艳猎自己,大天狗会情不自禁的想。可是妖狐没有。

当大天狗看见妖狐在酒吧与别人接吻的时候,他捏碎了手里的杯子。玻璃渣扎进手心都不觉得痛,心头掠过一丝残暴的念头,想把妖狐绑起来,狠狠的咬碎他的骨头。

边上坐着看戏的酒吞倒是第一次见好友这个样子。

“你喜欢他。”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。

“大天狗,你要知道,你有多喜欢他,他就有多危险。”酒吞话语里透着一丝苦涩,他想起一个断臂少年。

大天狗沉默良久。

“酒吞,帮我一个忙。”


5

"https://m.weibo.cn/6290067006/4128261350866810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