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孽

微博@一只孽w/主萌狗崽 酒茨 荒连 喻黄 叶蓝/其他cp也吃 杂食类

全垒打·一垒

只是想车一把
没别的...

【一垒】

昏黄的灯光刻入妖狐鎏金色的眸底,舞池里的人们放肆纵情的扭腰甩臀。

“叮。”酒杯碰撞的声音悦耳动人。

“喝一杯?”妖狐清晰看见男人带着笑意的湛蓝色眼眸里自己的身影,两只酒杯里桃红色的液体因那一碰轻微的晃动。

“这样的搭讪方式还真是....”直接了当。妖狐眯着眸子笑了笑,没有继续说下去,却饮下了杯中的酒。

大天狗笑意更深。这个gay吧的不成文规矩,点了「寻欢」的客人若是被搭讪,喝下酒液就代表愿意和对方419。妖狐和大天狗酒杯中恰好都是代表空窗期的「寻欢」。

妖狐被大天狗一个用力拉入怀中,那人身上有不输大海般眼眸的清冽气息。

妖狐抬头,温润的眸子看着他,舔净唇边的酒液,十足勾人的模样,大天狗在他腰际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,企图钻入他的白衬衫。

“我想吻你。”大天狗低下头,两个人的唇靠的极近,妖狐眼中划过一抹狡黠,右手手指压住大天狗欲覆上来的嘴唇。

“不可以哦。”妖狐忽视大天狗不满的眼神。“我只给男朋友亲,所以,你要不要考虑下?”

“不考虑。”大天狗索性亲了亲妖狐的指尖,伸出舌头舔舐,嗓音甜蜜又沙哑。“我要你。”

指尖湿滑的触感让妖狐的心尖也跟着颤起来,他吸口气,收回右手,仍旧是那副调笑的模样。“吃东西要慢慢来,男朋友。”

倾情【五】abo

倾情

「八」

那一夜风流之后,妖狐被大天狗授印。回到宫中不久,妖狐呕吐不止,无甚食欲。

三尾略一思索,妖狐身上气味改变她早已发觉....“陛下....这情状,倒像是害喜..”

妖狐脸一黑,非雨露期受孕几率极低,这么巧会被他碰上?

御医把脉之后,手下一抖,妖狐心下便知。

这孩子...妖狐下意识抚上自己平坦的腹部,是大天狗和自己的孩子...

“陛下...”三尾担忧,为何担忧妖狐自是明了。这孩子留不得,可他却偏偏舍不得。

落胎药就在手边,他却迟迟不忍动手。

“陛下可是需要臣帮忙?”书翁的话语仿佛就在耳边,面上是难掩的妒色。那是大天狗的孩子,虽然妖狐从未说明,但书翁心中有数。“陛下可要为了将军的声名着想。”

妖狐端起碗,连手指都在微颤,为了大天狗,为了自己,他都必须得喝。

猩红色的汤药灌入喉头,苦涩难当,更苦的却是妖狐的心。

腹部疼痛起来,逐渐剧烈,鲜红的血液从腿间漫延,妖狐眼里一片血红。

终是没了。自己和大天狗的孩子。



「八」

三年后,该是大天狗归朝的时候,也是大天狗依旨迎娶书翁的时候。

妖狐以为三年的时间,和一个失去的孩子,能让他忘记大天狗,可他还是忘不了,甚至期盼着大天狗不要回来,就在边疆,一辈子。

大天狗回来了,带着军队回来了。他跪在朝堂上,抬头直视着自己的坤泽爱人,没有一丝一毫的顾忌。

“将军这是要造反?”
“竟然带着军队回到京中....”
“如此已下犯上...”

朝臣们议论纷纷。只有书翁握紧了拳,沉重的危机感让他无法冷静。

“臣只想问陛下讨个赏儿。”大天狗扬起唇,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。“臣要陛下。”

朝堂之上突然一片死寂,书翁脸色煞白,几次欲张口,却无声。

“你们退下,朕有话与将军说。”妖狐给了众位臣子一个安抚的眼神,心下十分疲累。

“你可知道你今日所为,何等放肆!”屏退众臣,妖狐厉色。“率军入京,朝堂犯上,条条皆是死罪!”

“臣早就说过,只要陛下。”大天狗起身,缓步靠近龙椅。

“你...”妖狐刚想说臣子不得逾矩靠近龙椅,唇舌便被卷入大天狗口中。

“陛下可想臣?”大天狗勾着妖狐的下颚,舔去嘴角妖狐的唾液。

“放过朕吧,大天狗,也放过自己。”

“放过?吾做不到!”

“大天狗,三年前,朕曾经有过你的孩子。”

大天狗露出喜悦之色,又瞬间愕然。“有.....过?”

“朕亲手,将它杀死了。”

最近手机摔坏惹 没有更新qwq
尽量这两天日狐惹

狗砸和崽儿的儿砸叫小天狐还是小狗崽呢_(´ཀ`」 ∠)_

倾情【二】

(r18预警)

https://m.weibo.cn/6290067006/4140338896065901

(简而言之「三」就是他们惹了三天)

「四」

“将军今日可有空?”书翁站在将军府门口,小厮摇摇头,“丞相请回吧。”

“丞相找我?”大天狗刚从宫内回府,便看见准备离去的书翁。

书翁眯着眼,大天狗仍旧穿着三日前的戎装,身上却多了些特别的气味,甜腻淫靡。书翁脸色一变,竟然是坤泽的气味,还有....欢爱的气息。

“没想到将军也会纵情声色。”书翁语气不善。

大天狗知他定是误会自己去花街柳巷寻欢作乐,不怒反笑,“美人销魂的紧,莫非丞相也想试试?”话毕又用食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,“瞧我这记性,忘了丞相是坤泽了,丞相可千万别去,若是被当作....”

“大天狗,你!”被羞辱一番,书翁气急,“你明知我对你....”

“丞相想与本将军春宵一度?”大天狗走近书翁,捏着他的下巴,凑近书翁的脸,“这么一看,丞相还真是个美人。”

“啪”。一记响亮的巴掌声。书翁气氛的甩袖而去。

大天狗伸手摸着被打的侧脸,小声呢喃了一句。

“吾非汝之良人,切莫痴心错付。”

书翁离去的身影似是一顿,终是没有回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