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孽

微博@一只孽w/主萌狗崽 酒茨 荒连 喻黄 叶蓝/其他cp也吃 杂食类

全垒打·二垒

【二垒】

这是一个平凡的夜晚。
不会有人注意到酒吧案上一个空净的杯子,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旁边另一个盛着桃红色液体的酒杯无人认领。

对妖狐来说,这注定是个不平凡的夜晚。跟一个陌生人开房,妖狐不止做过一次。但是带一个陌生人回家.....

妖狐承认这个男人确实长得过分好看,只是那张薄唇在他耳边吐出“想去你家”这四个字,他就浑身一颤,无法拒绝。真是美色误人。

而这个让他色令智昏的男人现在正好整以暇的躺在他的床上,用那双湛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,眼神里的情欲赤裸裸的让妖狐这个久经情场的老手都有些面红耳赤。

大天狗本来只是想调戏一下妖狐,没想到他真的把自己带回了家。看上去倒真像是个随便把别人带回家的主儿。大天狗看着妖狐纤细的腰臀,不由得有些烦闷。

“现在可以吻你了吗?”

这个人真是....这么想接吻吗....妖狐有些奇怪于大天狗的执着,脑子里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大天狗不知道妖狐在外面捣鼓了什么。妖狐进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盘樱桃,颗颗圆润饱满。

“吻技过关,就让你吻我。”

大天狗看见那盘樱桃就明白了妖狐的意图。用舌头把樱桃梗打成一个结,便是过关了。

“不如你示范给我看。”大天狗不动声色的把球踢了回去。

妖狐挑眉,仿佛知道他要这么说似的,挑了颗中等大小的樱桃放入了口中,缓慢的跨坐在大天狗的身上,似乎是想让对方看的更加清楚。

大天狗看不见妖狐的舌头是怎么在口腔中动作,只能听见“噗呲噗呲”的水声,那一双唇上下摩擦,泛着诱人的红,嘴角溢出的津液滴在自己的衬衣上,大天狗的喉结不自觉地滚了滚。

妖狐伸出舌头,一个打好的结乖巧的立在舌尖上。“该你了。”妖狐吐掉樱桃梗,舔了舔嘴角的汁水。

大天狗随意抓起一个樱桃丢进嘴里,握住妖狐细腰的手稍稍使力,妖狐便趴在了他身上。

敞开的领口依稀可见比樱桃还要红嫩的乳珠,大天狗顿时觉得口中的樱桃失去了甜度。索性便按住妖狐的后脑吻住了肖想已久的红色唇瓣。

“唔...”妖狐来不及惊喘,樱桃柔软的果实便已传入他口中,大天狗的舌头也随之而至,在他口中拨弄着果肉,樱桃汁液从两人胶合的唇缝中流下。

“好甜。”不知说的是樱桃还是妖狐。

成结的樱桃梗不知道被大天狗丢到了什么地方,妖狐泛红着眼角,觉得不够,抓着大天狗的脖颈再度吻了上去。

全垒打·一垒

只是想车一把
没别的...

【一垒】

昏黄的灯光刻入妖狐鎏金色的眸底,舞池里的人们放肆纵情的扭腰甩臀。

“叮。”酒杯碰撞的声音悦耳动人。

“喝一杯?”妖狐清晰看见男人带着笑意的湛蓝色眼眸里自己的身影,两只酒杯里桃红色的液体因那一碰轻微的晃动。

“这样的搭讪方式还真是....”直接了当。妖狐眯着眸子笑了笑,没有继续说下去,却饮下了杯中的酒。

大天狗笑意更深。这个gay吧的不成文规矩,点了「寻欢」的客人若是被搭讪,喝下酒液就代表愿意和对方419。妖狐和大天狗酒杯中恰好都是代表空窗期的「寻欢」。

妖狐被大天狗一个用力拉入怀中,那人身上有不输大海般眼眸的清冽气息。

妖狐抬头,温润的眸子看着他,舔净唇边的酒液,十足勾人的模样,大天狗在他腰际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,企图钻入他的白衬衫。

“我想吻你。”大天狗低下头,两个人的唇靠的极近,妖狐眼中划过一抹狡黠,右手手指压住大天狗欲覆上来的嘴唇。

“不可以哦。”妖狐忽视大天狗不满的眼神。“我只给男朋友亲,所以,你要不要考虑下?”

“不考虑。”大天狗索性亲了亲妖狐的指尖,伸出舌头舔舐,嗓音甜蜜又沙哑。“我要你。”

指尖湿滑的触感让妖狐的心尖也跟着颤起来,他吸口气,收回右手,仍旧是那副调笑的模样。“吃东西要慢慢来,男朋友。”

倾情【五】abo

倾情

「八」

那一夜风流之后,妖狐被大天狗授印。回到宫中不久,妖狐呕吐不止,无甚食欲。

三尾略一思索,妖狐身上气味改变她早已发觉....“陛下....这情状,倒像是害喜..”

妖狐脸一黑,非雨露期受孕几率极低,这么巧会被他碰上?

御医把脉之后,手下一抖,妖狐心下便知。

这孩子...妖狐下意识抚上自己平坦的腹部,是大天狗和自己的孩子...

“陛下...”三尾担忧,为何担忧妖狐自是明了。这孩子留不得,可他却偏偏舍不得。

落胎药就在手边,他却迟迟不忍动手。

“陛下可是需要臣帮忙?”书翁的话语仿佛就在耳边,面上是难掩的妒色。那是大天狗的孩子,虽然妖狐从未说明,但书翁心中有数。“陛下可要为了将军的声名着想。”

妖狐端起碗,连手指都在微颤,为了大天狗,为了自己,他都必须得喝。

猩红色的汤药灌入喉头,苦涩难当,更苦的却是妖狐的心。

腹部疼痛起来,逐渐剧烈,鲜红的血液从腿间漫延,妖狐眼里一片血红。

终是没了。自己和大天狗的孩子。



「八」

三年后,该是大天狗归朝的时候,也是大天狗依旨迎娶书翁的时候。

妖狐以为三年的时间,和一个失去的孩子,能让他忘记大天狗,可他还是忘不了,甚至期盼着大天狗不要回来,就在边疆,一辈子。

大天狗回来了,带着军队回来了。他跪在朝堂上,抬头直视着自己的坤泽爱人,没有一丝一毫的顾忌。

“将军这是要造反?”
“竟然带着军队回到京中....”
“如此已下犯上...”

朝臣们议论纷纷。只有书翁握紧了拳,沉重的危机感让他无法冷静。

“臣只想问陛下讨个赏儿。”大天狗扬起唇,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。“臣要陛下。”

朝堂之上突然一片死寂,书翁脸色煞白,几次欲张口,却无声。

“你们退下,朕有话与将军说。”妖狐给了众位臣子一个安抚的眼神,心下十分疲累。

“你可知道你今日所为,何等放肆!”屏退众臣,妖狐厉色。“率军入京,朝堂犯上,条条皆是死罪!”

“臣早就说过,只要陛下。”大天狗起身,缓步靠近龙椅。

“你...”妖狐刚想说臣子不得逾矩靠近龙椅,唇舌便被卷入大天狗口中。

“陛下可想臣?”大天狗勾着妖狐的下颚,舔去嘴角妖狐的唾液。

“放过朕吧,大天狗,也放过自己。”

“放过?吾做不到!”

“大天狗,三年前,朕曾经有过你的孩子。”

大天狗露出喜悦之色,又瞬间愕然。“有.....过?”

“朕亲手,将它杀死了。”